─お前の本気を、見せてみろよ─
*那個 俺家comment會亂碼呀 請各位大進留言板*
*那個 俺最近改用google chrome呀 看到亂碼跟我無關*
<< October 2017 |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>>
<< Misery #5 [s,27,59] / main / 千景三成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Misery # middle of nowhere 01
Misery # middle of nowhere

*是Misery中第三路線,主打夏瑪爾X獄寺。主要使用夏瑪爾觀點來進行。
*前提是骸綱,雲山。

















至少二十年前夏瑪爾就對於找到一個相合的哨兵不抱期望了。他眼界甚高,左挑右選,而且討厭男人,最後決定這輩子就不結合,找個普通女子安定下來也有可能。多年下來遺憾也有,但快樂的時光也不少;於是他也漸漸地、懶散地在彭哥列當起醫生,貪圖安定又上下班準時的生活。獄寺隼人是最常在病房裡出現的傢伙,他對於那孩子總是青眼有加,大部分的人都很清楚,也只有獄寺能把夏瑪爾十萬火急的從城市的那頭叫回來擦點藥水,打幾針。


所有的人都知道夏瑪爾醫生對於獄寺算是十分照顧,總有新人問為什麼,夏瑪爾就是嘖個很大的一聲,故人之子啊───。於是大家就點點頭,接受這個答案了,偶爾也會再把問題延伸,多問兩句,女的故人還是男的?成功奪得旁邊的人的白眼,意思就是:你傻了嗎還能有甚麼,就是女人。夏瑪爾不會回答這個問題,但是眉毛一抖似乎意思很清楚。


他大概是在決定不結合的很多年後才知道獄寺隼人這小鬼的。但那之前,他首先認識了獄寺的母親。獄寺的母親算是不錯,人長得漂亮又彈的好鋼琴,只是紅顏薄命,獄寺沒到腰間高就去世了。身為她不足一隻手能算過來的友人,夏瑪爾見證了場極其空洞的葬禮。現場沒有親人,就是幾個認識的人,幾個教過彈鋼琴的學生。他把鏟子握在手中,朝墓穴中灑土時覺得心裡有塊地方都擰起來了。就像在清晨消散的霧氣,那麼一個好女人,就像一場朝霧來去無蹤。他看過太多人出生與死去,最後總有些不真切。看生死都像隔著夢境的薄紗。他放手,鐵鏟尖端深插入土,而不足六歲的獄寺隼人在幾個大人的陪伴下才到,不理解為什麼要來這裡。夏瑪爾從孩子肖似母親的面容猜之一二,但他從未聽說有個孩子,而孩子也像不知道他有過母親。歪著頭打量著現場,然後又轉頭看著背後像是奶媽一樣的女人,最後有些害怕的鑽進她懷裡,對這地方不感興趣。夏瑪爾盯著孩子臉上的瘀青,頭上紮著的繃帶,想起其他人說,她為了救路上的孩子而被車撞死,大概不是甚麼路上隨便碰上的孩子吧,他深深地吸了口氣。


從此後他就盡量照顧獄寺,出於對於故人的緬懷或是一時半刻縈繞心頭的疼痛。很巧的事情是不久之後他便受雇去當家庭醫生,而主要的照顧對像就是那孩子。他知道自己沒啥耐性,也沒有甚麼愛心,就只是在那孩子在院子裡玩時站在窗邊菸一根一根的抽。然後跟女僕們調情,耍鮹今晚的晚餐能不能偷偷地加塊牛排,嬉笑怒罵。而孩子孤單的在院子裡玩,甚至哭泣。


夏瑪爾站在窗前,菸一根一根的抽。一個秋天,又一個秋天,而第五個秋天他們都離開了那裡。


他去獄寺去的地方,隔上一個窗戶。但是總是不耐煩似的說,怎麼又是你這小王八蛋呀真不走運。肯定是種不正常的癡迷,夏瑪爾暗自忖度,不耐煩地把酒杯倒滿,耳裡彷彿還是那丁點哭聲。又三個秋天後他放棄跟隨,他不確定他能為故人之子作上甚麼,也疑惑自己想要替他做甚麼。只是時常感覺到疼痛,像是某種疾病深根在他的胸口。看到獄寺不會好,不看到他也不會好。次日早上獄寺的房間空無一物,床墊底下塞著從他那兒順來的菸,他咒罵後收進靠心臟的口袋,然後用手去壓,錫箔紙發出窸窣的聲音。夏瑪爾沒抽那包菸,受潮後卻也沒丟。


───再之後,他把那包菸撕碎沖進馬桶之中。







他不知道他能為獄寺作上甚麼、也不知道自己能作上甚麼。在誰都看不到的時候,獄寺已經是有能力毀滅自己的大人了。夏瑪爾試圖笑著說,你這孩子這樣可不行呀,我可賭你會贏的。而獄寺就像是幼時一般驕傲地對他人的話置若罔聞。





然後把你自己贏回來吧。我會在這裡的。











KHReborn*同人 / comments(1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コメント
&#21727;!
| yangyu | 2013/06/16 2:19 AM |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rengezou.jugem.jp/trackback/659
トラックバッ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