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お前の本気を、見せてみろよ─
*那個 俺家comment會亂碼呀 請各位大進留言板*
*那個 俺最近改用google chrome呀 看到亂碼跟我無關*
<< December 2017 |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>>
<< Misery 4[80,59] / main / Misery # middle of nowhere 01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Misery #5 [s,27,59]


專注欺負獄寺二十年。









我再見到那孩子,是四年之後。他並沒有認出我來,因為他正在蜷縮在昏暗的室內,唯一的光線來源是我的背後。原本我想問「你對他做了甚麼?」但我一想這不是很合適,畢竟室內除掉我之外,剩下的第三人就是現今彭格列的首領,問甚麼不禮貌的事情他不介意,自有其他人來介意。但我其實想離開這間滿是絕望的屋子,那孩子已經不是我記憶中的樣子了;也許容貌依稀,身高長高些,但是我看得很清楚,在短的不足一吋長的頭髮之下,是開顱手術的疤痕,頭髮還來不及長到可以掩蓋癒合的皮肉。



「夏瑪爾醫生,都是我的錯,獄寺他───」



你讓他為了你做了甚麼?不能再看下去了,於是我退出室內,腦海裡蹦跳著郢堽3銅鑵8棲銅鐚蟒僉C睦貽滑少,但是因為女哨兵數量也沒那麼多,所以勉強數量對上;反之,有些特別的市場需求男嚮導,例如說國家組織,例如說雇傭兵組織:它們渴求著同樣可以投入戰鬥的男性,比起女性能更在情緒之外幫助哨兵的戰鬥。於是,我想問卻沒問出口。那些實驗從未成功過,不管是藥物,或是手術:試圖把人變成嚮導。也許已經制作出類似嚮導素的藥劑,但是沒有任何人完全成功的左右刻在DNA裡的與眾不同。澤田綱吉伸出手撐住我時,我才感覺到自己仍在往後退,他很憂慮,而他的嚮導、澤田綱吉的嚮導就在走道的不遠處,也許是覺得出現在此處不大恰當吧,一直保持著不遠不近的距離。

「他這樣愛你。」不是嚮導與哨兵之間那種渾然天成的契合,是寧可傷害自己也想要───我躲開了澤田撐住我的那隻手。那孩子的傷口很新,而澤田才結合的那種新鮮與強韌的羈絆像是在無情的嘲笑這一切。


我希望我沒被找到,我希望我從不知道。
我希望那孩子死在十年前的那場雨裡,世界只是冷酷的奪走他母親的那場雨裡。


KHReborn*同人 / comments(3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コメント
你&#36825;个坏人,哼
| 屁&#33080;&#20070;芋 | 2013/04/15 11:26 PM |
咬我呀笨蛋
| LOL | 2013/04/19 5:38 AM |
咬咬咬
| yangyu | 2013/06/16 3:36 AM |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rengezou.jugem.jp/trackback/658
トラックバッ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