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お前の本気を、見せてみろよ─
*那個 俺家comment會亂碼呀 請各位大進留言板*
*那個 俺最近改用google chrome呀 看到亂碼跟我無關*
<< May 2017 |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>>
<< N is for Noise /遺像/8059 / main / 八津緋徹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Misery 3[18,80,59]
Misery #3


(事實上呢,你懂我的意思吧,小山本?
我們才是牢籠的主人。)




在訓練室裡往外看時正巧撞上雲雀的眼神,明明在旁人眼裡是面無表情並且兇神惡煞的態勢,在山本眼裡卻毫無這意思。他朝著雲雀擺手,手中夾著的毛巾上下揮舞,雲雀隨即領會地舉起手腕,指著手錶。這動作讓他以為時間已過,想要回頭看牆上的鐘來確定時間之前,卻見到對方眼底無人能曉的笑意。你騙我,山本作著嘴型,肩膀上的雨雀裝模作樣地振著雙翅。


「你要是想要早點走的話,就走吧,這沒需要你的事情。」獄寺並沒有回頭,面對著沙袋持續出拳,左手,右手,每一拳都讓訓練室裡沉悶的空氣一抖,更加沉重。獄寺的精神嚮導是頭巨大的金錢豹,奢華的毛皮在光線下散發著金光,現在正滿不耐煩地抖擻自己,尾巴斷斷續續的抽打在地表───事實上豹子正煩躁地在室內走動,十分具有自我保護意味的以獄寺為中心繞著圈。當獄寺說這話時豹子正經過山本身前,抬起頭來用那對飽滿血色的眼睛盯著他看。山本沒費心去伸手碰碰那隻豹子,反正關係不到。豹子接著越過他,站到窗前,與山本同出一轍的角度讓牠能看到站在外面的雲雀。豹子又重重的用尾巴抽了下地板,從喉間發出低鳴。雲雀的酩辛竿面究悄ね哉著隨著主人消失在走道上,似乎根本沒有在留意這兒。



「沒事,是你的訓練時間。」山本聳肩,捏著手上的毛巾,尋思著到底甚麼時候才能遞給獄寺。他跟獄寺的首次見面說不上好不好。在到達彭格列前,同為嚮導的六道骸便向他透露兩位相容性高的哨兵的基本資料,規矩上是值到接觸前都不該知道的。



(我想小麻雀會很喜歡你,你並不讓人討厭───而獄寺君,噢如果你可以拯救他我們會很感激的,但是你只能選一個,所以你無論選誰其實都不關我的事情───)說這段話時六道的精神嚮導───巨大的夜梟睡眼惺忪,揖拉著腦袋靠在對方臉邊。並且裝睡。山本迷惑於六道的真正心意,前輩正在試圖運用些小手段影響他的決定。但他不是很確定理由跟手法,他沒去點破。



獄寺很漂亮,乖僻著並且一蹋糊塗著、不能置之不理。他們首次見面是在走道上,獄寺被硬綑在急救床上推過山本身邊。咆嘯的豹子,獄寺本人同樣齜牙裂嘴的叫喊著。事實上在求救,山本感覺到這是相容者之一,那個精神狀況相對差許多的獄寺隼人。果然很需要幫助呀,他本能的想將手搭上,並且紓緩對方紊亂的感官。但事實上他沒幫忙,骸打斷了他的動作。金黃色的豹子痛苦又憤怒地發出低吼,查覺到有嚮導在此卻沒有幫忙。也許獄寺在怨恨自己當時沒有伸出援手吧,之後沒見過他有甚麼好臉色。但是山本知道這是獄寺扭曲萬分的求救訊號,從第一次見面時就知道了。



這個人被拒絕過,自怨自艾。毀滅自己是為了求得半點關注,也許本人否認吧,但是這就是山本感覺到的。他側過頭看陽光打過獄寺的半截銀髮,在室內反射出黯淡的太陽光澤。他能理解為什麼獄寺一直不在等待清單上,想必是本人要求的,也許獄寺仍然一心想要著那個人吧。獄寺不相信嚮導與哨兵,不相信有甚麼事情會凌駕自己的意志;總是有些人相信自己的意志可以決定結合的對象,某種程度是自由意志的殉道者呀。只能投以尊敬,無論同不同意這論調。



山本最後拿著毛巾,停下獄寺那無止境地訓練。沒事───他很自然地向獄寺投射這個撫慰,也很自然的知道獄寺更加繃緊了身軀抵擋自己的好意。好吧我們誰都知道不是沒事,山本嘆氣,我的錯。



「獄寺。別跟自己過不去。」他將汗濕在獄寺額頭上的頭髮撥開,藉由肢體的碰觸再次將撫慰傳遞過去。

「是你們跟我過不去,話講反了。」獄寺退了兩步,拒絕被安撫。



KHReborn*同人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rengezou.jugem.jp/trackback/655
トラックバッ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