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お前の本気を、見せてみろよ─
*那個 俺家comment會亂碼呀 請各位大進留言板*
*那個 俺最近改用google chrome呀 看到亂碼跟我無關*
<< December 2017 |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>>
<< Everlasting Rose 5 / main / N is for Noise /遺像/8059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N is for Noise /獨像
N篇也許的結局之一。
獨像。

8059,遏






N is for Noise
山本武角度




我站在一場傾盆大雨之中。這場雨從下午兩點開始的,現在是下午四點,涉谷十字路口上行人眾多,他們撐著傘在雨中疾行。那雨很大,是那種撐傘也會濕個大半,最後懷疑自己為什麼要撐傘的程度。雨雲是深灰色的,綿密的覆蓋在視線所及的範圍裡。我躲在商店門口,與我同樣在等待這場雨停止的人也有,我們偶爾視線交錯會交換個苦笑。我將左手提著的購物袋換到右手,包覆在紙袋外面的透明塑膠袋尖端被反濺的雨水打彎。潮濕的雨氣跟百貨公司露出的冷氣互相衝突,展示櫥窗玻璃角落瀰漫著丁點霧氣。我反覆地用空出來的左手磨搓著牛仔褲口袋邊上的釘扣,雨怎麼就不停呢。

隼人、現在不知道在哪呢。真是很難不想他。我笑著翻開手機,才發現手機裡有未閱讀的訊息,美奈子習慣用各種閃亮的符號跟圖示,我因為最下面的笑臉跟著微笑。在做甚麼呢?她問。沒有甚麼,去購物。在送出前我還是加上一個笑臉。自從隼人離去,我立刻找了新的女朋友,我太習慣用這些人際關係點綴我空洞的日常。不,我其實做了不只「找個新女朋友」這麼簡單,我消失了。我將隼人留在那個地下室中,所有的鎖鍊、所有的鎖都打開,我從那間公寓裡找到了他平日穿的衣物,放在一樓門口。然後在他回復意識之前消失無蹤。我到現在依舊不能解釋為什麼這樣做。

也許我只是厭倦這些了。

人們都說,第一次是特殊的。你期待太久,手忙腳亂,卻在事後腦袋空白,留下的也只有難堪的回憶。我對待隼人確實是不一樣的,平日我要是厭倦了就是使些小手段讓對方離開我,或是『消失』。但是隼人不一樣,我用一個籠子關住他,折辱他,日復一日,不知道自己在等待甚麼。那不是愛,人們說,你要是愛一個人,就絕對不會傷害對方,反而會為之犧牲一切。我───喜歡這樣。我喜歡看隼人疼痛,我親自在他的傷口上抹鹽。每回他疼的顫抖時,我覺得滿足。我滿意自己可以在他身上造成的傷害,想更進一步的傷害他。我偶爾夢見我殺害了他,醒來後就要自我反省,殺死了隼人我要去哪裡找下一個呢?我都這樣對自己說。就算我瘋狂的想要殺死他,把他切裂,聆聽他的慘叫。但是所有的暴力最後都將會昇華成殺戮,我不想。我必須要停止,我必須要將對我來說如此特別的隼人保存起來,我捨不得殺他。最後我依舊變著法子折磨他,卻已經沒有剛開始的肆意,他最後變得蒼白而衰弱,我親吻著他的額頭當他昏過去時。

我不愛他,但是他如此特別。
那是一種───我不知道,我必須要消失。
在我殺掉他之前。
我可以殺誰都好,就不是他。

雨勢逐漸減緩,躲在商店裡避雨的人群重新撐著各款雨傘重回街口。我加入這些人群,走過一個又一個街口,在壅擠的人群中,有人拉住了我的手臂。我沒來的及回過頭變感覺到腰間發涼,來人緊緊抓著我,我們一起跟著人群又走過了一條路口,對方才開口:「我是想在這裡就殺死你,但人太多、右轉。」

「你是唯一一個回來的人,隼人。無論你懷著甚麼心情回來的。」我沒有聽他的話,只是轉過身來,他穿著鄂的雨衣,露出的銀髮長短不齊,我沒有猶豫的親吻了他的額頭,就像那些日子裡的那樣。可是留下了明顯可見的印子,紅色的。我笑著靠在他的身上,四周的行人神色匆匆,不停的從我們身邊擦身而過。


「沒事的,不會有人看到的。」我輕聲地說。


真可惜。
那麼特別、卻不是愛。







KHReborn*同人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rengezou.jugem.jp/trackback/653
トラックバッ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