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お前の本気を、見せてみろよ─
*那個 俺家comment會亂碼呀 請各位大進留言板*
*那個 俺最近改用google chrome呀 看到亂碼跟我無關*
<< April 2019 |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>>
<< Everlasting Rose 4 / main / N is for Noise /獨像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Everlasting Rose 5



2012獄寺隼人生日賀文/2759/女獄注意/獄寺早都







還在想著誰會那麼多事給自己蓋上毯子,還能有誰呢。綱吉抬起手,視若無睹活動時帶來的疼痛,反手蓋在自己額頭上。空氣裡帶著黯淡的香氣,獄寺的洗髮乳是柑橘味道的。他已經不想再花多一點的力氣發脾氣,但是獄寺好似就是為了這件事出生一樣:「傷口先不要碰水妳不聽,要妳休息妳不聽,一定要用命令的嗎?獄寺。」

他想至少他們認識以來,他還沒向獄寺語氣那麼壞過,他扯開薄毯坐起來時,獄寺的臉像是要哭了。但是獄寺不會哭,獄寺覺得哭了就像個女孩一樣,獄寺會躲起來哭,所以她會保持著那種快要哭泣的臉直到她獨自一人。綱吉瞄了手錶,還是下午。他沒睡著多久,決定拿著毯子洩恨的綱吉把毯子扔到沙發後面去。

「誰帶妳回來的?不要跟我說妳自己回來的。」任何不長腦的傢伙,也應該一起開除算了。不過最不長腦的肯定是站在那邊的獄寺吧,綱吉聳肩,不知道獄寺為什麼可以總是這樣輕率。對於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輕率視之。

「十代目您受傷了……」躊躇半天,獄寺說。

「───那又怎麼樣,獄寺,妳也受傷了,妳能不能把先照顧好妳自己?」他壓著獄寺的肩膀,將她壓在坐位上坐好。肯定是自己隨便剪的,綱吉看著獄寺的頭髮已經修剪齊肩,背後看過去一邊稍長,可以想見是漫不經心地隨手使用剪刀一刀剪過的成品。

獄寺總是很過分,非常過分。以為她會懂,但是事實是她半點都不懂。如果不完全攤開的解釋,她就永遠是那樣似懂非懂的朦朧。綱吉伸出兩手,從後方環抱住獄寺的肩膀:「獄寺,妳必須要理解,妳必須要去理解;如果再晚去一點,妳有可能會被強暴,妳有可能受更重的傷。那些事情不會是一般的皮肉傷,妳也許要說妳沒事,妳不要緊───但是請想看看我,請考慮身邊的人的感覺。」

他現在可以這樣環緊獄寺,麻藥漸退,肩膀痛的發熱,綱吉將臉靠在獄寺肩膀上。獄寺沒有講話。綱吉撥開獄寺落在頸邊的銀髮,一道發紫的瘀青垪瀑瓠ぢ省棄親吻的機會:「不過妳沒事就好,這樣就好。」

「回去休息吧,好好休息───我送妳回去。」伸手去摟獄寺要鼓足勇氣,鬆開卻全然不用。他像是影片倒帶,緩緩地放開獄寺:「對不起,剛剛太兇了,我就是有點著急妳都不休息。」

找回來了,對,這就是獄寺想要看到的。房間東側牆上安著一面有漂亮金色雕花邊框的鏡子,缺乏光線下昏暗模糊。總算找回了平日的感覺,這才發現六道骸依言將花瓶裡的玫瑰花一捲而盡,他分神的看著光禿禿的花瓶。

他渾身冰涼,只有傷口發燙。轉身在衣帽架上找自己的外套跟車鑰匙時,一直沒有動靜的獄寺才開始有些聲響,綱吉從眼角餘光中看見她像是在擦眼淚的動作。他感覺內疚,還有疲憊。他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找到一個恰當的方式,讓獄寺不再哭泣,更加找到一個方法,能讓獄寺高興。也許只有十年火箭砲吧?

「……沒事了唷,獄寺,沒事了?我沒有生妳的氣了,不要哭了?」他推開茶桌,蹲在獄寺前面,用上所有他知道可以安慰獄寺的說詞,而獄寺只是無視他的持續哭泣。





KHReborn*同人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rengezou.jugem.jp/trackback/652
トラックバッ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