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お前の本気を、見せてみろよ─
*那個 俺家comment會亂碼呀 請各位大進留言板*
*那個 俺最近改用google chrome呀 看到亂碼跟我無關*
<< June 2019 |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>>
<< Everlasting Rose 2 / main / Everlasting Rose 4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Everlasting Rose 3




Everlasting Rose
2012獄寺隼人生日賀文/2759/女獄注意/獄寺早都









那是一個下午。陰暗潮濕而只能從手錶上看出時間的午後。澤田綱吉想自己也許陷入了小寐,不然為什麼他並沒有察覺獄寺的到來。等到一雙手壓住右手腕時,他才醒來。他在椅子上調整了坐姿,抬起頭往右邊看時只能看到門縫漏出的光線。他握住對方的一隻手。

不是讓妳在醫院嗎。他沒有把話說出口,手掌中的那一隻手骨節明顯,誰都能從那嶙峋的手感推測那人的纖瘦。他空著的左手打了响指,原來根本聽不到甚麼。綱吉站起來時避開了積在水溝蓋前的血。

「………一下下就好。」他拉著獄寺的手,感覺那隻手僵硬並且不願意回握。甩上門時綱吉才確定門的隔音如此良好,外面還是個陽光明媚的午後,曬過陽台欄杆的光線在石子路上打出斑斕的光影。獄寺穿著銜的襯衫與卡其色七分褲,臉上的瘀青重的用上化妝都遮蓋不住,一邊的頭髮被粗魯剪掉後無法綁住,在肩膀上散亂。悽慘的模樣,綱吉覺得自己的呼吸都要停止:「我不是讓妳好好的在醫院裡嗎?為什麼又自己一個人出來亂跑?我交代過了吧!」

妳要我怎麼把人殺過兩遍呢獄寺。他牽著獄寺走過轉角,堅持自己開車門,讓獄寺先上車。就算獄寺囁嚅著些「我不能讓首領幫我開車門!」都無視。獄寺安靜下來,雙手放在膝蓋上無所適從,綱吉關上車門,決定再回到方才的拷問室,他沒有辦法看著獄寺。鯨吞蠶食他心靈的恐慌並沒有隨著獄寺的安全而萎縮,而是以更加炙熱的溫度灼燒。獄寺被敵對的家族綁架,原本的計畫不得而知,不過才到藏匿地點不過一天,就被彭哥列的守護者們攻破據點。對方家族並無預料到彭哥列的反應如此迅速,但是獄寺已經受了些皮肉傷。綱吉是第一個闖進去的,他讓手下把現場所有的人帶回去盤問。但誰都知道他根本無心盤問。

「帶嵐守回醫院。」他這樣說。獄寺很自然的要下車,她想要推開車門,但是司機已經盡職地將車門反鎖,她只能按下車窗:「十代目!已經夠了!請您跟我一起回去吧!」

可是獄寺在害怕。也許是自己在讓獄寺害怕,但是這些事情永遠不會知道,獄寺不會說,而自己不會問,綱吉瞇起眼睛,那些浮腫的瘀青不協調,醜陋而粗野,占據了他的視線。獄寺斷斷續續地試圖說服他,獄寺急的回頭吼司機要求開門。

「沒事的獄寺,妳是傷患,只要專心養傷就好了。」那對嘴唇曾經被血汙覆蓋,像是廉價的口紅。現在又蒼白的像是沒有顏色。

「───十代目,拜託,我們回家吧?」獄寺像是對待孩子一樣的說,她將手伸出車窗,語氣溫柔的並不自然。獄寺總不知道怎麼表現,綱吉不禁悶笑,獄寺也不知道怎麼說溫柔的話,她不擅長體貼人、或是安撫,這種事情通常是他在作的,他可以看到獄寺想要模仿他平日的樣子,只可惜笑容出賣了她。那對眼睛裡滿布謹慎,她像是朝著一隻被鍊子拴住的狗伸出手的人。

也許下一句話便要說這不是她所認識的十代目。她所認識的十代目是個善良的人。千萬別說了獄寺,拜託妳甚麼都不要說,拜託妳不要看,不要察覺。他們一直迴避不談,不看的事物已經長大,成為足以主宰自身的怪物。綱吉相信車窗還沒大到能讓獄寺跳車,他看著她的眼睛,他看著她的困惑,不安。

他必須要讓獄寺去安全的地方,去一個看不見現在的他的地方。獄寺的十代目……明天就會回來了。她一直希望的那個溫柔,體貼,善良而太過沒有魄力的,一直以來的朋友跟首領就會回來了。

「先回去休息吧,明天找妳吃早餐。」





(我會將你們的骨頭一塊一塊的打碎。)


 
KHReborn*同人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rengezou.jugem.jp/trackback/650
トラックバッ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