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お前の本気を、見せてみろよ─
*那個 俺家comment會亂碼呀 請各位大進留言板*
*那個 俺最近改用google chrome呀 看到亂碼跟我無關*
<< March 2019 |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>>
<< Everlasting Rose 1 / main / Everlasting Rose 3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Everlasting Rose 2

2012獄寺隼人生日賀文/2759/女獄注意/獄寺早都






經過了手忙腳亂的磨合期後,家族事務漸上軌道,他與守護者們開始有時間來認識義大利,認識這個極有可能居住在此終生的國度。當然,現在已經是自由戀愛的時代,他也受邀參加很多宴會,其他家族的人僅是介紹,並不強烈要求交往甚麼的,他不願意,對方小姐可能更不高興。他們經歷著以前只在電影裡看過的宴會,到處都是身材火辣,作風開放的年輕女子。獄寺在亞洲備受注目的相貌回到了故土後,不再如以往招人目光,矚目度比以往少許多。

但總有些守護者全員都出席的晚宴,獄寺被迫打扮的漂漂亮亮,穿著晚宴服,踩著高跟鞋赴會。綱吉知道自己會看得愣住,多年來他試圖把獄寺當作假小子的來視之,不敢多想,而當獄寺必須嶄露出她是女人的一面時,他跟獄寺誰都不知道如何應對。最後都是山本出頭,摟著獄寺的腰,一方面支撐不常穿高跟鞋的獄寺,一方面幫她擋些搭訕者。他自己從來不敢當獄寺的舞伴或是同伴,綱吉覺得,他或許捱不住。他可作的事情就是找別家的小姐跳舞,為了大家好,這條界線必須要守住。他看著獄寺被山本的耳語逗笑,原本硬板著的臉柔和下來,一個晚上就這樣過去。

山本跟獄寺的緋聞傳了更久。基於晚宴上他們總是互動良好,山本風度翩翩並且體貼。平日兩人也交好,時常一起出現。綱吉總是想著,這樣也好。他太害怕去破壞原本的關係,並且沒有自信去建立新的關係。比起綁手綁腳,瞻前顧後的自己,也許山本更適合獄寺。他與獄寺的疏離就這樣逐漸開始,從他發現自己被獄寺所吸引。

獄寺泡的咖啡偏溫,似乎很害怕喝的人燙著。正當他要把剩下的咖啡喝完時,六道骸出現,沒睡飽似地倚門打呵欠。他想這是某種暗示,於是握著咖啡壺,往六道的方向一遞:「不喝咖啡醒不過來?」

「噢謝謝你甜心,我好感動───」六道說著接過咖啡壺,不拘小節地直接倒在原本的咖啡杯中飲盡:「喔,嵐守大人親手泡給你的咖啡。」

「你從甚麼地方看出來了?」蛛絲馬跡太多,但是綱吉還是單手撐著下巴,想知道六道骸玩的是哪套把戲。

「首先,你反問我不就不打自招了?」骸格格笑著,把咖啡杯放回拖盤上:「她怕你燙著,稍微放冷了一些,你喜歡肉桂,她還會特別加上,你說多貼心。」

毫不意外六道的回答,綱吉聳肩。想也知道不是一大早來只蹭咖啡的,他瞥了桌上整理好的文件,推想是不是有甚麼特別要注意的部分。可惜的是他沒有見到任何跟六道有關的註明。過了一會兒他才想起來六道找他是甚麼事情。

「───你想要的禮物,彭哥列。」骸順手亮出一只鈬杏枦小盒,扔在桌上。

「我還想說你是去親自採礦了,買個禮物也可以那麼久。」綱吉已經跟現在的約會對象持續見面一年左右了,對方是某個食品業的小姐,性格內向害羞,比較不給人壓力。綱吉不是沒有考慮過提求婚,但是覺得這樣其實很草率。畢竟他沒根本沒有結婚的意思,不過是想找一個逃避的方向。就算結婚也得每天面對獄寺,整件事情其實沒有解決。他不敢讓獄寺去幫他挑禮物,都改成讓六道當他的採買。他就是越來越不知道怎麼辦。

「噢,諷刺我。你最近到是牙尖嘴利的。」六道撥開那個盒子,顯露出裡面一條銀項鍊,造型流暢簡潔,鑲了顆光滑的蛋白石作為焦點。

「因為我不知道你這條項鍊想要送誰呀,我可是花了一些時間想找一條送誰都可以的項鍊唷。」

六道伸出一根指頭撥弄著鍊墜,跟男人拇指指甲差不多大的蛋白石隨著角度變換,散發著溫柔的光輝。綱吉知道自己讓六道找的,是一只戒指,也許是求婚用,但是他沒有下定決心。

「你真是個糟糕的男人───」六道用了歌劇女高音似的花腔,捏著嗓子哀叫著:「為什麼不說呢?害怕自己一廂情願?面子掛不住?」

這棟屋子裡沒有可以瞞過六道骸的事情。綱吉很習慣被六道這樣私下調侃,還是一個聳肩,不打算回應問題。他捏著那個略為扁平的盒子,撫摸上面天鵝絨的表皮。不過他竟然覺得這樣很欣慰,絕對是病了吧。至少有個人知道你在為什麼所苦惱。

「怕獄寺已經跟山本在一起了?」

「………這就有點過了。別拿這件事刺激我。」前言還是收回吧,綱吉把盒子收進抽屜裡,看了六道一眼。雖不知道有沒有嚇阻的效果,但是就是很自然地這樣作。接受到那眼神的六道又笑開了,把桌上著公文隨手弄亂後跳下桌,像是頭可惡的貓:「我想要一朵玫瑰,我可以拿嗎?」

說不也不接受吧。六道兀自地從花叢中抽走一枝玫瑰,拿在手中把玩。澤田綱吉決定別理對方了,花拿完也該話題結束。他討厭六道骸那句話,更討厭自己現在覺得滿心說不上來的妒意。他曾經決定過要是有這樣一天,他必須要接受、並且祝福。

「剛才瞪我的才是真正的你唷,澤田綱吉。」搖晃著玫瑰像是仙女的魔法杖,六道這樣說:「已經不能再偽裝,並且露出本性的樣子。」





-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する









この記事のトラックバックURL
http://rengezou.jugem.jp/trackback/649
トラックバック