─お前の本気を、見せてみろよ─
*那個 俺家comment會亂碼呀 請各位大進留言板*
*那個 俺最近改用google chrome呀 看到亂碼跟我無關*
<< August 2017 |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>>
スポンサーサイト

一定期間更新がないため広告を表示しています

- / - / - / スポンサードリンク /
1211
→對不起又是暗酩頏大會設定。

→場地為海,像是碼頭一樣的浮筒們上面捆著木板,容易搖晃。

→初賽。為一組十幾人僅取勝出者幾名,約略數組。

→開場時有個女孩子問我能不能跟她組隊,作為近身的搭檔。

→不過很不巧的是我們剛好不同分組,掰了小妞。

→在開場前我試著甩了甩我的武器,順便確認一下可以掃到的範圍。關於武器也是十分怪異,只是兩條電線加上一隻滑鼠(疑)難點是滑鼠因為重量會先下墜,但是這是誘敵的打算,我就是隨便揮舞幾下讓同組的人對於滑鼠撞地的聲音有個習慣。

→接下來因為覺得在那邊晃呀晃呀晃很煩,於是我就飄起來了,兩隻腳勾在纜繩上漂浮。重力似乎對於夢裡的我來說很小,所以反而要專心才能落地。

→結果一開場就被圍攻。我沒甚麼誠意得拿出那幾根電線揮揮,就把它丟了。

→對不起結果我空手打人了。一開始拿甚麼武器也是騙人的(攤手)。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獵犬
小A被通知了一些事情,作為懲罰被變成一條獵犬。小B是小A的朋友,由於小A被要求殺人抵債,所以小B決定要幫他的朋友一把。所以他們一起出任務了。晚上他們在暗巷殺人,白天他們在公園裡奔跑接飛盤。

那天他們總算要還完所有的借款了。他們在烈日下奔跑胡鬧,回家,小A趴在自己的墊子上等著小B給他肉骨頭。他們相視,至少小B笑了。可是同時小A消失,像是一個魔術。B不敢置信的伸出手,圍籬外有人走過。

小A是你嗎?B問。

光芒從圍籬的細縫流出。

為什麼要幫助我呢?那個人這樣問。隔著木頭B只看的到冷藍色的光芒。

你可以────(你明明有更簡單拯救我的方式。)

B沉默著接受那項指責。

(你可以拯救我,卻決定跟我一起殺人/墮落是為什麼?)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夢日記



姆~~



続きを読む >>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好一陣子沒寫。
全部的事情都十分的怪異。
怪異。
說不上的怪異。
像是甚麼即將發生的怪異。

當我試圖想要分辨這些異怪時,有個人朝我走來。
啊,白馬王子。

(他要跟妳求婚!)
旁邊的人都這樣說。

求婚?
為什麼求婚?
我們只知道彼此是誰而已。

他牽起我的手。
還沒有講甚麼。
可是在他想要講甚麼之前,人群也將我們衝散了。

是的要走、我現在就得走。
走。

我逃跑了,用力的往前奔跑。
他跟他的手下再尋找我。

(你為什麼不嫁他呀~!)
你說的簡單你就嫁呀。


最後我被追逐到高塔的頂端。
我縱身往下跳去。




但是我沒有死。
我折斷了我的翅膀換取我死亡的假象。



(他現在要娶別的女孩了,真的可以嗎?)
關我甚麼事。
我還是不懂所有人在惋惜甚麼。

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近期夢日記一覽。

欸唷最近挺多的。

続きを読む >>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@516
「你忘記了那些誓約嗎?」 



為了成為一個騎士,為了要把百合的徽章配戴在身上,我曾經做出很多的誓約(然後一個一個把它粉碎掉。)例如說,跟一個朋友做這個約定:例如說,跟神許下諾言,我的身心皆奉獻與神。 

我的朋友,我的死黨,我的拜把兄弟即將是王國騎士團的下任團長。(而我跟他的誓約是我會陪伴他,成為守護他背後的性命交託的朋友。)
続きを読む >>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4/30
(一口氣補兩篇)



続きを読む >>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@0409


好久不見的夢日記w。


続きを読む >>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水與沙。



続きを読む >>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
今天也是補寫夢日記。
belows...


続きを読む >>
夢日記 / comments(0) / trackbacks(0) / 見深 /